三亚的雨

发布时间 2020-03-23 02:03:02 点击: 5

我是带着梦幻般的意境走进小城三亚的。在这样一个多雨的季节里。更增加了小城梦幻般的色彩。深邃的夜幕下不知何时又降下淅淅沥沥的。

敲打在窗前的雨达铁板上。发出噼噼啪啪的脆响,那是来自于自然与金属混淆而成的响声,我不由得想起我国著名古筝曲的美妙旋律来。时而纾缓时而高一亢,虽然这首著名的曲子是描写岭南一带的雨季。仿佛把我带到南国任意一个农家院。

芭蕉掩映下的农舍,

洒在小巷里的芭蕉树上温柔且细腻,

还是夏日粗犷,似三月的缠一绵细雨,豪放的暴雨;我想都兼而有之,三亚的雨,是海边怒吼的波涛搅扰了这美妙的意境;几乎听不到雨打芭蕉的玄妙之一声,在这时而稀疏时而浓密的雨中;我的思绪游离于岭南与滇西的傣家竹。

曾经的那个雨打芭蕉的玄妙之一声或是夜晚或是白昼。

岭南是芭蕉的家园,所以随处都能见到芭蕉的身影,小一巧一玲一珑的农舍院落;创作于1917年,但生活是他创作的源泉已是不争的事实。或是农田里的田埂间也散落着芭蕉,已是久远的绝唱;但留给我们的传世之作时常萦绕在眼前;让人产生千丝万缕的畅想,是来自于太平洋和南海的台风,尽管每次的台风并未对这里的生产生活造成严重的危害;海岸边的椰树被连根拔起一裸一露在海。

但我还是有些畏惧?不过你不必担心这些被台风刮倒的椰树会死去;园林的护卫者们会用吊车把它们重新移栽继续椰树的生命旅程。平日里湛蓝的海面此刻已是灰蒙蒙的。

海天一色。

不断翻滚的巨一浪一相互撞击。粗犷的雨滴敲打在海岸边上的椰林庞大的叶片上变得异常一一刚,雨还在不停的下着,远远望去。蜿蜒数十里的海岸仍有许多观看海潮的人们,一对年轻的情侣偎依在雨伞下:脚下踏着奔涌的一浪一花窃窃私。

雷电伴着海边震耳的一浪一涛声爆出轰轰隆隆的声响。

自然界就是在这样反反复复的岁月里走到今天,有时会在深夜爆发出震耳的雷声和闪电,粗一大的雨滴敲打着窗棂,把你从甜美的梦乡拉扯。

但海边那些面目可憎的小生灵"沙滩蟹"是否就是那夜叉的化身,

我所有的困意荡然无存,隐隐约约地仿佛看见儿时故乡小村里董三婶为我们讲述海边关于母夜叉的古老传说?仿佛看到海边掀起滔天巨一浪一,虽然不可能有这样令人恐惧的可怕生物,它们身形渺小,只有一颗豆粒般大小。行为怪异的举动很让人。

夕一一的海滩遍布密密麻麻的沙滩蟹,

为了生存;令人惊奇的是小蟹对周围的事物反应异常敏锐,它们学会了打洞的本领。每当潮水退去。他们都在不停地打洞,不断地在洞一穴一里将沙粒一团一成圆圆的沙球然后再推出洞一穴一外。如果你仔细观察每只小蟹,在出洞时并不是在洞的的周围。

而是两眼不停地注视着周围的情况,一旦有风吹草动它们就不约而同地已极快的速度钻进洞一穴一;我时常走在松一软的沙滩上好奇地观察它们的行为!它们始终与你保持不足3米的距离。一旦接近这个距离数百只小蟹一齐如闪电般的速度钻入洞一穴一。我知道这是小蟹在寻求自我!

这小小的一精一灵怎会有如此之高的防身之术,

我不愿意伤害它们。

偶尔也会在不经意间看到一些如鸡蛋般大的沙滩蟹,

对事物的反应会达到惊人的程度。它们是大海的一精一灵,有时会追赶它们,就是捉住后我也不会去随意伤害它,然而它跑得再快也不及人类的。

逗它玩一会儿再把它放到沙滩边的草丛里。

台风夹裹一着暴雨顷刻间洒满大街小巷,

以防游人再次伤害它。街路边的椰树。棕榈等等一些热带树会焕然一新;苍劲翠绿,那随风摇曳的枝叶仿佛是一个个舞者优美的身姿?特别是椰树那长长的叶子,会随着风向飘摆。即便是大风吹倒了高大的椰树叶片却安然无恙,椰树更知道顺应自然的生存。

由于一年四季气温始终保持一个恒定的状态,

让椰树四季都在开花,成熟后的椰果外表呈现出黄黄的颜色,椰果的确是很神奇,据说在过去战争年代,椰汁更是甘甜适口?曾用新鲜的椰汁代替葡萄糖救治伤员。由于缺乏葡萄糖注射一液。可见椰汁是区别于其他任何一种水果的保健佳品,椰汁谁然好喝!但椰肉更是?

椰树与故乡山岭间的白杨有着天壤之别,

白杨的倔强从来就不会屈从于风雪的;

但这样做的后果往往是遍体鳞伤;

枝头折断,

如雪花般飘飞的杨树种一子是它延续生命的法宝,

敲下一块洁白的椰肉细细咀嚼,无比清香,亿万年来从没有丝毫的改变;或许是它根本就不需要改变,初夏的北方大地,白杨的极强生命力足以弥补自然界给它带来的。

是小城最具魅力的雨;是小城天然的清。

本文标签
用户名:
E-mail:
评价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