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阳光下的救赎

发布时间 2020-02-13 19:43:03 点击: 5

风筝飞得很高,

在中午灼一热而刺目的一一光下:我合上了那本。第一次也是今生唯一一次放风筝是76年的事情,那个时候我五岁;母亲把我从深山里接出来,第一次到了成都。我记忆里最大的城市;姑一妈一的两个儿子带我到了姑父单位的楼顶。就在那放起了风筝。和白云挨在一起飘飘荡荡;那天放起风筝的感觉三十多年后还我的梦里出。

所以我希望留出时间一口气读完它,

我在零乱的时间里读完了一本短篇小说集,一本长篇,这是繁忙而平静的一周。一本杂文集;一本关于社会经济的解读还有这本?只读了几十页,我知道这是本好书!这本书曾经跟我一起出差过两个地方。于是我从第一页开始直到这个温一热,炫目的中午合上最后一页,我挥不去哈桑和他儿子索拉博。

弱小和孤独的影子,"我看着爸爸的轿车驶离路边,带走那个人,那个平生说出的第一个字是我名字的人;"以及若干年后心灵的救赎。最平凡最卑微的人――最清洁的一精一神和最洁净的品质,谢谢那个在Q一Q个一性一签名里落着,千千万万遍的。

这本书是她介绍并寄给我的;我在合上这本书的时候猜想过,她读完这本书的时候是否和我一样;心里已经溢满悲悯和感动――为千千万万弱小无助的生命!为一个底层小人物身上最真实最忠诚的。

没的美德的人不会痛苦",

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所背负的沧桑;为着一个干净的心灵作出的拯救和忏悔;没有良心,"我希望你意识到。那是一种艰难的抉择――逃避还是救赎?我们每个人都有需要忏悔和救赎的时候。正如大师克尔凯郭尔说的那样。不幸和苦难是人的罪,是对人的锤炼。也是得救的前提,真理的胜利来自。

"主啊!

请您宽宥我的固执和需要的独立;

记不得多少年没去过清真寺了;从肖汉彪阿訇――我的兄长离开那天算起吧!我接受不了一个区域民族被狭隘,偏见和排挤所占据,"因为我一直处在两个宗教两种身份中间尴尬的。

或者两者都是又都不是:我不知道自己的信仰是什么?这个世界一部分人作孽另一部分人却承受着"罪与罚",还有一部分人在痛心地悲!

起码生命是平等的;

这就是人类,博一爱一。眼前朝鲜半岛局势,海地霍乱也许又将演变成一人类的另一出悲剧!为什么这么大的差异?为什么要象天和地一样区分着轻重和贵贱?同样是地球上的生灵。多希望席勒和贝多芬的理想早些降临在我们的世界降临在这个小小的星球――"一切人类成。

当我在新闻里看到和书本里读到人类战乱的时候;"没有种族歧视,没有彼此的仇恨!没有彼此的伤害,一切的悲剧都是我们人类自己造成的!只有人类可以救赎。我没去追逐小说里的。

一个民族和个人的苍凉和孤独,

一一暗得可怕,

满目苍凉,满目凄怆的阿富汗;还有贫穷和孤独,我只感染着一种心绪,孩子还有那些无辜人们有什么罪过?因为某些人自大的成就还是某些人群征服同类的欲一望?人一性一的另一面和月亮的另一面一样,为什么美好的东西我们都不知道珍惜呢?为什么要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去。

昨天黄昏下班回家,

我知道不是每一个救赎都可以象阿米尔那样如愿,可我很高兴地看到了一线希望!因为还有一群人祈盼着和平与灵魂的救赎――在这冬日暖暖的一一光里?巷道口一个小贩举着一把充气塑料玩具,如一一团一飘浮着的美好童年!我走过几十米后又。

"儿子一晚都捏着那根线;

把线的一头捆在他裤子的拉丝孔上面。

他拉着浮在空中的飞机转了两圈走到我跟前;

爸爸我一爱一你。

儿子三岁就懂得说一爱一谁,

我合上书把他抱在腿上亲了一下:

给儿子买了一个印有喜羊羊和灰太狼的"直升机,让它一直飘浮在书房里。今天早晨我怕那"直升机"被他放飞。对正在看书的我说:我想这是好事――一个心里装着一爱一的孩子应该是一一光和幸福的!从网上购买了好几百块钱!

我需要阅读一些好书!

如果每个人都能经常拥有。

几年了,我知道自己需要阅读,也许下周就能陆续收到。生命和时间是有限的。就象哈桑和他儿子那样对文字和知识的渴求!我也希望从人类有文字以来那些真实的记载和优秀的结晶里找到真理和出路,一束一一光,一本好书!一杯茶,一首轻曲,也许世界就会平静和光明很多。再一个多月春节就来了,记。

这个小城高山沟壑众多,风无定向;曾经有不少人试过把风筝放飞起来都没成功,直到地震后建起了新城区,我曾经看到过两只风筝在小城的天空飞得很高很平稳,去年儿子才。

当他第一次看到风筝在天空飘动的时候就时常问我哪里可以买到风筝?

儿子一起到新城区去把它放飞起来;

也许我们也把自己的理想,

我想今年春节一定有外地小贩卖那些风筝吧!到时候我一定给他买一只和女儿!我知道:风筝是一个譬喻是一个梦,是人类曾经渴望和鸟儿一样自一由飞翔于天际的远古理想。当风筝放飞到湛蓝天空时,追求以及未来和一爱一也放飞了。

本文标签
用户名:
E-mail:
评价内容: